水井新闻网 > 社会 > 故事:我带着7套房产闪婚农村老公,生女后才发现自己掉进狼窝

故事:我带着7套房产闪婚农村老公,生女后才发现自己掉进狼窝

发布时间:2019-12-02 17:45:19 浏览次数:1016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水流

28岁时,田甜遇到了同龄的陈诚。陈成的家乡在城市的农村。现在他在这个城市的一家国有企业工作。他的父母帮助抵押了一栋90平方米的房子。

田甜是一个城市,有四栋商品房和三个正面房间。

田甜又高又漂亮。他在公共机构工作。陈成相貌平平,身高一般。

可以说,田甜瞧不起陈诚,但是田甜的父亲已经卧病在床很久了,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田夫最担心的是,他的宝贝女儿没有找到任何人可以依靠,担心他会闭上眼睛,他的女儿和妻子会受到委屈。

田夫看到陈诚的家庭环境、外貌和工作都很一般,但他看起来很诚实,是个活生生的人。此外,田父还发现陈诚来到这座城市工作是因为他的近亲嫂子在这座城市结婚,他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小领导,另一个是经营公司的儿子。他有权在这个城市有钱。

据说大嫂一家人非常爱陈诚。大嫂家过去相对贫穷,陈成的父亲在学校供养她的大儿子。

田夫接着对女儿说:“亲爱的儿子,父亲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支持,这样父亲就能平静地闭上眼睛。虽然陈诚有点普通,冤枉了我可爱的儿子,但在他家人的保护下,你和你妈妈不用担心被欺负。”

田甜听了父亲的话,试图和陈诚交往。陈诚的嘴很甜,哄田田夫很开心。尤其是对田夫来说,陈诚更像自己的儿子一样,亲自动手,端茶倒水。自从和陈成接触后,家里就有了男性,田的母亲感觉轻松多了。当婆婆看到女婿时,见到陈成更令人满意。

田甜看着父母越来越多的笑脸,从心底里接受了陈诚。鉴于田夫的身体状况,两人相识两个月后立即结婚。

结婚那天,陈诚一大早就来见父母了。看到田夫和田木,他向父母甜甜地哭了一声。当父母听到这些,他们笑得合不上嘴。田夫比以前更加快乐和精力充沛。

田甜害羞地看着陈诚,听着陈诚的结婚誓言。他心里也有不同的心情。也许陈诚真的是他的挚爱。

婚礼结束后,两人和陈成的父母一起从乡下的老家回到了他们的小窝。我的岳父岳母对田甜很满意,但他们也笑得合不拢嘴。田甜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姻亲。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好。她父亲似乎有一双好眼睛。

忙碌了一天后,他们累得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当田甜正准备起床时,陈诚转过身来对她说:“老婆,你要去哪里?”

田甜不习惯陈诚给他妻子打电话。他的脸有点热。他张开陈诚的手说,“我起来买些早餐。我父母刚来。我不熟悉人。昨天有这么多脏衣服没洗。”

陈诚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让我妈妈来。”

田甜总是感觉不舒服,所以他从床上起来,看到婆婆已经洗好衣服,挂在阳台上,但没有脱水。水滴滴落在阳台上。田甜也没有任何感觉。毕竟,她的婆婆很善良,也许乡下不习惯脱水。

陈诚看见田甜起床,也跟了上去,眯着眼到阳台去拿衣服,不小心滑倒了,婆婆看见了,紧张的过来帮忙。

直到那时,陈诚才看到阳台上正在滴水。他愤怒地甩开岳母的手,喊道:"你不知道洗完澡后怎么脱水吗?"

婆婆站在那里,不敢说话。田甜觉得陈诚有点过分了。无论如何,他不能以这种态度对待他的母亲。此外,他哪儿也没摔倒。这时我岳父买了一份早点回来,田甜把婆婆叫到餐桌旁。她的婆婆木然地跟在田甜后面走向餐桌。。

餐桌上,田甜正在吃早餐,这时她发现婆婆正在为陈诚服务。她剥掉茶蛋,去掉蛋黄,递给陈成。陈诚很自然地接过蛋清,边吃边看着电话。

田甜有点震惊。陈诚对待他的父母和他的父母非常不同。

夫家在同一天回来了,田甜夫妇在休完婚假后回到了工作岗位。这对夫妇不太擅长烹饪,所以田的妈妈让这对夫妇在她家吃饭。田夫看着这对年轻夫妇的善良和爱心,放下了他们的烦恼。结婚一个多月后,田夫悄悄地离开了。

出于对母亲的担心,田甜与陈诚讨论过搬去和田与母亲同住。陈诚欣然同意。不管怎样,他们每天都在母亲家吃饭,他们的房子只待一个晚上。再说,就像大嫂说的,只要你表现好,田妈妈的房子就归她自己了。

转眼间,11日,岳父岳母提议让两人回到家乡享受一下。当时,两人结婚时,他们的家乡没有婚宴。11日,许多亲戚来到了我的家乡。我岳父称赞他儿媳妇的美貌和技巧。她的婆婆甚至炫耀她的儿子娶了一个有钱的妻子。

他们都羡慕地看着陈诚,陈诚也骄傲地昂着头,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事来纪念他在光宗的祖先。在田甜看来,所有这些都不太舒服。田甜是个低调的人。她对这样的展示有点不屑一顾。她觉得这家人结婚是为了炫耀。

婚礼结束后,岳父岳母希望这对夫妇多呆几天,但是陈诚发现洗澡不方便,因为家里没有淋浴。我的岳父岳母有点失望。看着这一切,田甜忍不住感到抱歉,催促道:“你为什么不多呆几天?”

没想到,陈诚斜眼看了自己一眼。田甜惊愕地看着陈诚。陈诚什么也没说,但婆婆看着陈诚,陈诚显然很生气,说:“你们年轻人正忙着工作呢。走吧。”

当两人回到田木身边时,陈成嬉皮笑脸地亲切地向母亲哭诉,并甜蜜地为她亲手做饭向田甜道歉。“老婆,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在这个城市长大。我主要担心的是你跟着我去我的家乡受苦。”

田甜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当他来到这里时,他的不快就会消失。

这些天,田的母亲慢慢从丈夫死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活着总是比死亡更重要。此外,这对夫妇的新婚夫妇,由一个老处女陪伴,不是一件事。另外,田的妈妈真的很想抱抱她的孙子或孙女,所以田的妈妈要求这对夫妇晚上回到他们的窝里。

田甜很担心他的母亲,他开玩笑说:“傻孩子,如果你真的害怕我的孤独,快给我一个孩子,这样我妈妈就有事可做了。”

田甜被母亲的话弄得满脸通红,但她没有否认。首先,她不年轻,应该考虑要孩子。其次,她非常喜欢孩子。

皇帝没有煞费苦心。两个月后,田甜怀孕了。

十月份怀上孩子时,田甜成功生下了一个女儿。田的母亲笑得合不拢嘴,称赞她的孙女是她的亲生女儿。陈诚紧随其后,但田甜仍然看到陈诚的微笑没有到达她的眼睛。

婆婆也带着鸡蛋和老母鸡从家乡来。婆婆首先看着她的孙女说,“这和她小时候的成儿一模一样。”然后他唠叨道,“田甜工作很努力,当她回来的时候,她会杀一只鸡来补偿你,养她的身体,明年生一个大胖男孩。”

田雨的母亲听了后,有点不高兴。她的女儿刚刚穿过地狱之门。她怎么能说她想要另一个孙子呢?这是拒绝女儿生女儿吗?然而,田的母亲当场什么也说不出来。毕竟,她的姻亲刚刚到达。

田的母亲白天照顾女儿,晚上回到那里生活。毕竟,陈成的妈妈来了,没有多余的地方住。然而,几天后,田的妈妈发现女儿的眼睛越来越黑,她眼睛下面的包也越来越重。

陈诚和慕辰不在的时候,田木偷偷问道:“孩子们晚上会捣乱吗?你为什么这么憔悴?”

田甜不想让他妈妈担心,但她无法忍受。她小声说,“孩子们晚上要吃几次牛奶,但还是睡不好。他们总是哭。我整晚没怎么睡觉。”

"陈成和你岳母在哪里?"

”陈成贤的孩子吵架了,和妈妈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他们晚上都睡得很熟。别说孩子们哭了。即使我喊,他们也听不见。”

田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很不高兴,陈诚的妈妈也太不讲理了。白天,她照顾女儿和孙女,包括做饭。她无事可做。她想在晚上帮她一把,但结果,她晚上关上门,什么都不在乎。这个陈诚也在白天闲暇时工作。他怎么能在晚上丢下妻子和女儿一个人?

田的母亲打电话给陈成,提出带女儿和孙女回去住一段时间。

陈诚嘴里回答说,他将在明天周末把它们还给这对夫妇。他还说田的妈妈工作很努力。然而,挂了电话的陈诚却阴沉着脸。这个田甜显然想赶走他的母亲。她的母亲很善良,照顾好了她的分娩。带着婆婆去给自己施压,回到她母亲的家里,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除了回她的家乡,她妈妈也回了她的家乡。原本,我妈妈想借此机会不离开,但现在...哼。

陈成黑着脸下班回来。田甜感到困惑。就在他女儿英拉屎的时候,她忍不住了。她大声喊陈诚帮忙。陈诚假装没听见,田甜已经睡不着了,已经充满了怨恨。

田甜给女儿换了尿布,把女儿放在床上睡觉,轻轻地关上门,来到客厅。看到陈诚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他更加上气不接下气了。

田甜走过去轻轻踢了陈诚一脚:“你刚刚聋了吗?”

被这么一脚轻踢,陈诚像野兽一样,跳了起来,拽着田甜的头发,就是一巴掌,田甜惊呆了,而婆婆却装作不知道厨房里发生了什么。

田甜被扔出门外,不敢回到他母亲身边。田甜想了很久,去找陈成达。当陈成丹听说田甜被陈成打败了,她困惑地叫陈成。一个电话来了,打给陈诚。在田甜面前,大嫂要求陈诚向田甜下跪。陈诚看着大嫂,向自己眨了眨眼睛。她不敢拒绝。她跪下,扇了自己一巴掌,并向田甜道歉。

田甜走后,大嫂严厉批评了陈诚:“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糊涂?不要以为当她父亲走了,孩子是你生的,你可以任意行事。别忘了,那些房子还在你岳母的名下,傻事。”

田甜回到母亲身边,在她的关怀下,田甜不再那么累了。自从上次事件以来,陈诚似乎知道自己错了。每天下班后,他都停止玩手机,和田甜以及他的女儿颖在一起。田甜看着女儿和年迈的母亲,日子还会继续,不是吗?

当我女儿英五个月大的时候,她已经很好了。田的母亲基本上能够带走她的孙女,就像田甜的产假已经到期一样。

田甜原本有一辆滑板车,在陈诚怀孕后对她开放。现在她必须去上班了。他们只有一辆车,这真的很不方便。考虑到他们结婚时收到了10多万份礼物,母亲把这些都给了自己,并与陈诚讨论再买一辆车。

陈诚不同意,说家里有两辆车太贵了,但他没有提到开车去田甜,而是让田甜坐公共汽车。田甜非常生气,他的大脑都快流血了,他说:“我父母收集了礼物并给了我。我能不能买太多的车?”

听到这里,陈诚震惊了:“宴会仍然是我的钱。不管怎样,我告诉你,我买不起你的车!”

“钱在哪里?你吃了吗?”田甜问,却发现陈诚的眼睛躲开了。他走近陈诚,抓住他的胳膊说:“你把存款卡给我。”

陈诚不耐烦地甩开田甜:“别无理取闹,你说没钱,你不烦吗?”

“怎么会没有钱?如果你不讲明,我就告诉你嫂子。”

“好吧,我告诉你,我赌输了,怎么样?哈哈,告诉我大嫂,你走吧!”

田甜的大脑嗡嗡作响,当他说他没有时,他损失了10万元。他仍然输掉了这场赌博。田甜觉得陈诚太不可靠了,拿起枕头扔了。

陈诚看到田甜敢打自己,他的父母一次也不愿意打他。于是他冲过去把田甜摁在地上,揍了他几拳,然后摔出了门。

过了很久,田甜才站起来,卷起袖子,看到一片吴琴。田甜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陈诚大嫂的门前,田甜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毕竟大嫂不小,不能天天担心这对夫妇。

正当田甜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听到了大嫂的声音:“有人告诉你多少次了,是猪脑吗?当你试图哄骗这所房子时,你为什么不听呢?小贱人蹄子也是,去找麻烦……”

田甜的头嗡嗡作响,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呵呵,我真幸运,值得这么多人算计自己,田甜不是素食主义者,瞬间想到了反击。(标题:闪婚的后遗症,作者:水自己流淌。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甘肃快三 云鼎 澳洲三分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新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