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井新闻网 > 财经 > 这张榜单发布三年了,浙江版“三星”也许就在其中

这张榜单发布三年了,浙江版“三星”也许就在其中

发布时间:2019-12-02 18:52:53 浏览次数:2285

近日,三星集团大女儿李富珍的离婚引起轩然大波,吸引了中国和韩国的网民观看。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作为韩国最大的跨国企业,三星集团的年销售额约为3000亿美元,约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

像三星一样,处于世界经济舞台中心的跨国公司是最强大的集团,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浙江经济的国际化,一些具有日益国际化影响力的浙江本土跨国公司也在加速成长。

10月9日,浙江省商务厅正式发布“2019年浙江本土民营企业30强跨国企业”名单,不仅包括吉利、万向等巨头,还包括富通、诺里奇等“新贵”。这是浙江省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入选前30名跨国企业。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浙江的“三星”将从这些企业中脱颖而出。

01

前30名的白热化辩论

中小企业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少,这是浙江经济达到新水平的重大挑战。为此,浙江在过去三年里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大力培育本土跨国公司。根据培养情况,排名前30位的本土民营跨国公司名单将每年公布一次。

看看这三份榜单,钟进军发现“前30名”的竞争并不激烈,而且几乎每年都有“大变化”。此外,所有上市公司都是业内乃至中国知名的行业领导者,如2017年的“川化”、“华谊兄弟”,2018年的“大华”、“日富”,以及今年首次出现的“富通”、“诺瑞”。但即便如此,他们只在名单上出现过一次。

跨国企业不可能一夜之间建立起来。所有上市企业都已经在海外。尤其是万向、吉利、盛骏、梁海等上榜的“老面孔”在近10年前就开始走出去建厂或并购。这包括吉利在2010年收购沃尔沃、万向在2013年进军美国以及丰丸奥特在2013年收购加拿大梅雷迪思的常见案例,这些都是浙江企业海外并购的典型成功案例。

近年来,浙江企业加大了海外投资。以今年首次上榜的诺列加为例:诺列加在2013年通过成立一家德国销售公司增加了资本。次年,诺里奇在马来西亚的卡车生产基地投入运营。2015年,诺瑞机械在美国成立了一家销售公司。2017年,诺列加投资在俄罗斯成立了一家销售公司……诺列加一直在加紧努力,通过拓展海外市场,走出去,开创全球业务的新局面。

早期的海外分销也让这些跨国企业更有信心应对贸易摩擦。梁海董事会秘书钱强子告诉钟进军,他们早在2008年就开始在越南投资,作为企业拓展全球市场的第一步。目前,梁海(越南)工厂生产的产品全部出口。在此基础上,公司成功开拓了南美和欧盟市场,成为国际知名空调企业关键制冷配件的供应商。

“走出去”发展正成为越来越多浙江企业的共识。今年4月,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的“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上,富通集团董事长王建一和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聚在一起,共同探讨如何增加“一带一路”沿线的产业布局。巧合的是,在今年的“前30名”名单中,两家公司都在名单上。

02

从1到10,000

据统计,2019年前30名企业的平均跨国指数为36.89%。这一数据不仅优于2018年“前30名”的平均水平,也是2019年中国100家最大跨国公司平均跨国指数的近两倍。

显然,“前30名”代表了浙江本土民营企业跨国经营的新水平。

从1981年浙江企业第一个海外组织在香港注册成立至今,浙江省已有12个省级以上的海外经贸合作区,注册批准的企业组织近万家...回顾改革开放40年,浙江企业随着时代的节奏一步步扎根海外,跨国经营能力大大提高。

根据相关专家的分析,浙江过去40年的对外投资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钟进军认为,目前浙江的海外投资正在翻开新的一页。随着世界经济运行环境的日益复杂和严峻,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全球资源配置的重要性。“走出去”投资不再局限于行业巨头和无形冠军,而是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型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一步。与此同时,浙江本土跨国公司也抓住了商机,成为海外工业园区的开创者和经营者。

例如,“30强”之一的华利集团已经在泰国建立了罗勇工业园区。青山控股集团目前正在印度尼西亚建设一个占地2000多公顷的工业园区,总投资超过80亿美元。这些园区将为国内中小企业寻求海外发展提供有效平台。

03

浙江版“三星”需要时间

尽管浙江跨国公司的跨国指数相对较高,但与国内其他省市相比,浙江企业海外资产规模仍然相对较小。2015年,省商务厅对该省26家跨国公司进行了调查。当时,这26家公司的平均海外资产为56亿元,而国内100家最大跨国公司的海外资产为524亿元。四年后,尽管差距已经缩小,但差距仍然很大。

同时,与全球跨国公司相比,我省跨国公司的国际化水平仍然明显较低。早在2014年,全球100家最大跨国公司的平均跨国指数就达到64.55%,仍是目前浙江30家最大跨国公司的近两倍。

对此,省商务厅对外经济关系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钟金军采访时也表示,浙江仍需要不断加强本土民营跨国公司的培育,帮助它们优化全球范围内各种资源要素的配置,从而占据全球资源、技术和价值链的制高点。

过去,许多浙江企业倾向于低成本的萧条,如外国劳动力和能源,以及低成本的萧条,如优惠的税收政策。然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人口红利也在迅速消退,企业甚至面临“招聘困难”。据了解,柬埔寨工人的最低工资已从五年前的61美元提高到每月170美元。

为了应对这一变化,浙江的跨国企业应该向前看,向产业价值链上游发展。例如,正泰早在2011年就在捷克共和国的瑙亚克设立了一家欧洲子公司。通过品牌本土化战略和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正泰已经发展成为欧洲低压电器领域排名第一的亚太品牌。

高水平的“走出去”最终是为了更好地“回馈”浙江。近年来,浙江企业通过跨国并购,将国外获得的技术与国内市场升级消费的需求结合起来,推动了该省新项目的有效投资。到去年年底,吉利是最典型的。收购沃尔沃后,仅在台州、杭州和义乌就投资或计划投资121亿元、110亿元和60亿元建设沃尔沃工厂、电动车制造中心和电力系统制造中心。总计291亿元人民币是吉利收购沃尔沃时中国投资的两倍多。

-结尾-

河北11选5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3



最新新闻

推荐新闻